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又到了一个整数年。十年前,全世界都在忙活着Y2K,担心一觉醒来古董变成新品,电脑全部脑瘫,账单跨越一千年。 

十年后的今天,电脑倒还好,人脑却好像有点不够用。全世界在过去的一年里发生了太多的事,我相信把全世界的企业家、金融家、经济学家和预测大师聚到一间屋里集体预测明年,第一多半不会形成任何共识(就像这次哥本哈根一样),第二即使勉勉强强给出个结论,也不一定比北京街头的出租车司机随口一说来得准确。

有了上面的铺垫,接下来我围绕2010年写任何东西就都完全没有心理负担了。说的对不对,只有时间知道,我们一年以后可以再回头看。(当然,也欢迎大家看我一年前写的对09年的展望:《面对2009:我们的展望与信念》。)

1.      关于2010年的全球经济

对于2010年的全球经济我比很多人要乐观。局部震荡或许会有,但是全球范围内(特别是欧美发达经济)逐步向好的趋势会越来越清晰地展现在我们面前。今天的全球经济好比是一个得了一场重感冒刚刚开始恢复的人,虽然还有点虚,不能马上就球场上生龙活虎夜店里酣畅淋漓,但起码他会比较注意保护自己,不太可能感冒初愈就满大街背心裤衩的大冬天可劲造,因此马上再得一场重感冒并转成急性肺炎的几率不大。

有人说什么后面还会有更大的风暴在等着我们,我觉得那基本上和说碳减排是发达国家的阴谋一样已经不是过于谨慎而是有点神经兮兮。《2012》拍得的确很牛,但那是仅限于电影院里的事。

道理很简单。要想让全球经济在缓慢复苏的进程中出现大范围、大幅度的逆势回落(更不用说全面崩盘),下面几件事必须要同时发生:(1)美元崩溃,美国政府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信用危机;(2)国际原油价格跌倒50美元以下并且长时间在那里徘徊,导致中东石油经济链条全面断裂;(3)全球消费者信心一泻千里,存储率持续上升,全球经济出现全面通缩;(4)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失业率居高不下,甚至呈加速度增长;(5)全球主要经济大国的政府彻底丧失利用货币政策调控宏观经济的能力。

在正常的情况下,上面每一个因素出现的可能性都远远低于50%,因此从数学上讲它们同时出现的可能性几近于零。当然,不能说百分之百不会有有突发事件和不可抗力导致一场猝不及防的连锁反应,但至少我很难想象那会是什么...除非了是真的发生了“2012”,但我们不是在谈论2010吗?

2.      关于2010年的中国经济

对于2010年的中国经济我比很多人要谨慎,但这和GDP增长速度无关。事实上,我认为2010年中国继续保持8%以上的高速增长如同让一辆时速 200公里的阿斯顿马丁靠惯性不加油滑行100码一样简单。但这恰恰是问题所在。真正严峻的挑战在于在高速运动中“调结构”,也就是说要在保持GDP增长的同时转变GDP的构成,降低政府支出和政府主导的投资所占的比例,增加居民消费支出所占的比例。

要想让百姓消费更多,理论上只有几种可能--让百姓(1)(在不牺牲就业的前提下)挣得更多;(2)纳税更少;(3)借得更多;(4)感觉自己有更多的钱;(5)感觉生活有保障;(6)(在不牺牲工资水平的情况下)更多就业。其中的每一种可能都对应着一定的政策寓意和内涵。

省去中间的推导过程,直接给结果。我认为我们围绕促进消费的长期经济政策应该包括:(1)降低个税;(2)支持产业整合、升级和技术进步;(3)改善资本市场供给,从审批制转变为报备制,打通中国和国际资本市场;(4)人民币稳步升值和稳步国际化;(5)加强社会保障体系的建设。

在我看来,“调结构”是中国经济的首要任务,在某种程度上说比“保增长”还要紧迫。如果不能把结构调整过来,增长越快,我们将越发危机四伏。速度可以在短时间内掩盖很多问题,也可以在长时间内掩盖一个问题,但是不可能在长时间内掩盖很多问题。

当然,“调结构”面临的阻力不仅仅来自于经济内部彼此关联的内在逻辑,还来自于复杂隐晦的政治考量以及盘根错节的地方利益和部门利益。看看今年以来浮出水面的多起政府部门间出于权力之争和利益之争的相互指责,我们就知道调结构是一场比保增长艰难得多的战役,对此我们当然需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3.      关于2010年的中国股市

直到今天,还有人记得我当时宣布自己买入招商银行和伊利股份的时间点。其实,我完全没有做股评家、更不用说预言家的能力。我只做了两个简单的选择:第一,根据宏观经济和股市的状态确定我认为相对合理的股票和现金的配比;第二,在需要通过买入或者卖出股票来实现我的股票和现金配比目标的时候关心企业的梦想和业务远远多于关心具体股票的短期波动趋势。还有,我从来不看任何股评。

如果用前面两条来看2010年的中国股市,我自己会选择把股票和现金比控制在75:25左右。这是基于两个基本判断:第一,虽然调结构会很艰难,但保稳是第一位的,中国经济短期内不会出现大的动荡;长期来看,如果结构调整不过来一定会有严重后果,但那些问题不会在2010年就爆发出来。与此同时,中国方兴未艾的城市化进程、体制转换带来的效益提升、业已存在的产业升级和整合空间以及正在呈现加速度发展的技术进步会支撑一大批优秀企业的增长。第二,中国股市的局部有泡沫,甚至是很多泡沫,但作为一个整体来看,目前的泡沫还基本在正常的范围内。

至于具体会考虑买什么股票,我就不宣布了。因为最近工作太忙,实在没时间看和想。我目前持有的股票还是招行、伊利、万科、美邦以及中信证券这几只,最近几个月它们走得怎么样我完全不知道,也不关心,因为我没有卖的需求。但我知道,除非真的来了2012,否则这些公司在2012年一定都还在。

4.      关于2010年的易凯

在即将过去的一年里,根据我们从公开渠道掌握的信息,易凯资本在完成项目的数量上在中国所有新型投行中应该是排名第一。

在2010年,我们公司的目标和我们国家的经济目标一样,也是“调结构”。我们会进一步明晰我们用四大产业组(传媒娱乐、健康产业、清洁能源、消费品和消费者服务)来支撑三大业务组(并购、晚期融资和IPO、以及早期项目的投融资业务)的组织构架和发展战略。

今年春节期间,我在亚龙湾利兹酒店前面的海滩上面对大海春暖花开的时候,脑子里想的最多的是正在到来的并购浪潮以及我们应该如何应对。一年下来,我们并购业务的支撑体系正在形成,而且并购业务在我们整体业务中的比重在易凯历史上首次超过50%。我们越来越清晰地认识到,私募业务不足以支撑一家投行,但是并购和IPO可以。作为一家新型投行,我们未来三年的战略重点就是大力发展的并购业务,争取让越来越多的企业家和投资人在想到“并购”这两个字的同时也会想到易凯。

当然,支撑我们并购业务发展的是我们的行业聚焦策略。这个战略在我们覆盖的传媒娱乐市场已经初见成效,今年我们在健康产业也有重大突破和实质性的进展。在新的一年里,我们会坚定不移地不断强化和细化我们对我们所关注的细分行业和细分市场的理解、洞察和覆盖。

强调并购业务的重要性,并不意味着我们会放弃对一些需要融资的早期项目的关注。但我们会转换角度—我们将更多地站在投资人和长期伙伴的角度(而不是投行的角度)来看这些早期项目。如果我们对一个早期融资项目没有看好到愿意把自己的钱放进去,我们不会因为投行的那点成功费费而接手这个项目。我们参与的早期项目,一定是我们愿意在交易完成之后继续在它身上持续不断投入精力、时间和热情,伴随它一路走下去直到成为行业巨人的企业。

基于上面提到的战略,我们将进一步完善我们的组织结构。易凯发展到今天,已经不可能只靠几个合伙人的个人能力来驱动它未来的发展了。最近,我越来越深地体会到,所谓管理,其实就是在资源利用效率和结果的可追索性(accountability)之间找平衡。很多时候,建立一个具有可度量性和可追索性的体系一定会牺牲一部分效率,但如果一个企业具有长期视野的话,到了一定的阶段做出这样的牺牲就是必须的。

最后,易凯将永远是一家拥有理想主义情结和坚固价值观的公司。我们将愿意为未来而牺牲现在、愿意为信誉和品牌而牺牲利益、愿意为了正确的东西而坚守和等待、愿意只服务那些和我们拥有共同价值观的客户、愿意在任何交易中尽可能追求交易双方的利益平衡。无论我们在2010年怎么调结构,怎么扩张,我们的基本气质和灵魂是不会改变的。

5.      关于2010年的我和家人

最希望的是年过八十的父母身体健康,同时还能有乐趣和比较高的生活质量。

其次是自己和所有我爱的人也都能身体健康,还能快乐,最好再能幸福。

其它没有什么。我从来就不关心自己挣多少钱或者身家有多少。前天晚上和一个基金掌门人聊天时他还问我:钱对你重要吗?我回答:我在美国十二年,没买过车,没买过电视,没清楚地知道过自己银行账户里到底有多少钱,也没羡慕过任何比我有钱的人,你觉得钱对我重要吗?

 

相关文章

《下一个30年:变化,我们同样需要》

《面对2009:我们的展望与信念》

《句号的力量》

《善良需要GDP吗》

《从“弱国心态”转变为“大国心态”》

《像四十岁男人那样沉下来》

《我买股票时会问自己的10个问题》

《中国将出现一波前所未有的并购浪潮》

《我看好的四大并购主题》

《华尔街风暴带来的中国机会》

《如果华尔街风暴晚来30年》

《写给2009年的创业者们》

《麦道夫骗局告诉我们的十件事》

《中国出现世界顶级PE的五个前提条件》

 

回到首页

话题:



0

推荐

王冉

王冉

76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易凯资本有限公司 首席执行官 http://t.sina.com.cn/wangran

文章